咸柠MIZ

是个追凌/桑仪/曦瑶/澄宁吹/勉强是个原创文手

一只暗香嘤嘤嘤
我肤色没涂好

那么沙雕【划掉】好看的挑战
肯定是要给我们的少主啦
hin草稿不要喷

关于校歌问题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这个我能笑一年
暗香武当云梦沧海嘲笑没钱出歌的华山
还有慢悠悠在后面路过的少林【在草稿本没位置画啦】
以及没出面的华山
云梦弟子笑出声

155551我要火~

戚瑾瑜YuM:

转发这个江超越_(:з」∠)_
求涨粉
求红心
求蓝手

物是人非:

江桥,麻烦你长点心吧,别那么招黑,管住你的亲友团,人身攻击,网络暴力是犯法的,no zuo no die啊,别那天真zuo出事了,你负责啊!!!!

怼江600的莫子吟。:

让我火!

今天发现了一个弱智

丧心病狂,神经病,脑残,江桥瞎jb滚吧,下地狱去

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:

用江怀瑾的比喻,你自己脑残加多动症马路上乱跑被车撞死了不是你活该是谁活该。
你割腕的时候会给我直播吗,我想看。


公孙乔:



割腕的真是笑死我了,前几天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群正常人的撕逼没有过问过,今天看到有人居然因为怼人被骂了几句就去割腕emmmm……如果是假的您这黑人方式有些没下限啊。如果是真的,我想问那位割腕的,请问您什么毛病?有心理疾病请找你妈妈去好吗,我们没钱给你看,别来这里碰瓷????知道自己玻璃心还来找骂也是非常优秀了。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




道笙——原创

初识2
自西南边起 ,有一个庞大的门派,名叫堀桐派,因门派本就实力庞大,已敢妄称他们帮派所驻留的山也叫堀桐山,可世人也只能听他们这样瞎扯,毕竟那是个偏远旮沓地,鬼才在乎这些...
这个门派的弟子,都抱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勇气,什么都敢,都敢去闯,但不得不说他们的胜率还是很高的,也得他们老顽固师傅祁延满意,特别是这个门派的大弟子——秦茗,字梵宁,此人俊朗无比,还十分清秀,深得女子女修们的喜爱,但同时他也有个缺点——毒舌。比如小弟子朴廷由于最近吃太多,而老顽固祁延禁饭过二碗,惨烈地被祁延骂了一顿,而且抄了一大遍各门派的历史,正当欲哭无泪想要去找大师兄获得一些安慰时,反而被反讽:“吃那么多,估计你以后是找不到修侣的~”一刹间,小弟子简直心态崩了,就大肆宣扬大师兄如何不好不好,但是毕竟他是最小的,没怎么见过门派纠争,也没见过大师兄这副模样,其他人早就习惯了,谁叫他是那个顽固老头老师傅捧在心尖尖的弟子呢?
众人皆知,让人无比期待的门派大会又要来了,毕竟门派大会也分很多种,但这次却是女修大会,那些八卦爱嗑瓜子的老百姓们就纷纷讨论道“诶,听说没,女修大会又要来啦!”“得了吧,又会有一大堆色狼去看。”“你们要不要下个赌啊?”“下啥赌?”
问问题的人突然站了起来,手拍桌子 的声音十分大,像是想要被人故意听到。他继续说:“赌这次女修大会,哪个门派会赢呗~”“噗——还用问,当然是白式兄妹中的白泠啦,她那个门派,女修多,而且听说这次还会出大人物啊!”“那哪个门派是最没可能夺冠的呢?”“还用猜?,一个个女修都被要不赶走,要不给吓走的地方啊——堀桐派!”
       刚刚才来这家茶馆夜猎后休息来品茶的祁延——也就是把秦茗捧在心尖尖的师傅,一下子皱起眉头,听见爱嗑瓜子的那些百姓们叨叨那叨叨这,却没想到自己门派居然也会有被叨叨的一天....的确,不得不说,这个门派,只有男修,没有女修,不因为这个门派不收女修,以前光凭男修们的温柔帅气,就能吸引一大群女修,可是呢问题却出在——祁延身上,他臭脾气得很,而且也是出了名的规矩怪,各种的对女修限制,还有修为一定要达到像秦茗这样的高度,对于男修来说吃吃苦就过去了,可对于女修却是个噩梦,于是女修全都一哄而散,在那里当过女修的人都把堀桐派的“恶劣”行为给说了出来,一传一,十传十,百传百,自然老百姓们就明白了,但祁延因很少出门夜猎,而不知道自己门派被指指点点,今日,算是长了见识.....
         祁延回到堀桐山,叹气而又无奈,心想:这种要求也不高啊为什么别人就承受不住呢?想着想着,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宗派的门口,而这位老师傅却没有发现,自己鞋都给磨破了,衣服还被自己不小心踩了一下,而众弟子们纷纷差点笑出声,小师弟朴廷怕是不懂规矩直接笑了出来,而这一笑差点就被祁延看到了,二弟子兼朴廷的亲生哥哥朴飞宇直接捂住他的嘴....
         祁延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房,此时的他莫名有一个他完全没有的想法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叨逼叨:话说我有点因为文笔原因,攻的这个门派比较多人,受的那边比较少啦,所以我就写了比较多篇幅对于攻的,大概初识4就能见到对方啦~他们都女装作礼ฅฅ*

发个小置顶

知道没啥人来看的啦....这里是咸柠MIZ ,刚入耽美圈不久的小透明,然后就是个人比较喜欢天官,魔道,渣反,底特律,楚留香这些的腐圈,我也混这些圈子,同时呢也算是个原创文写手15551,叫道笙,因为写了初篇的时候在想大纲,大纲大致出炉了都大概过了好几个月了....今天更新15551,基本初三党没什么时间去更新的,然后如果可以假期高产,星期六星期天会出文或同人文der QwQ
多谢关注~【虽然现在写这个置顶没有粉丝】

【存档】道笙——原创

初识1

“你.....没事吧....”一个清脆而又不失少年朝气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。“谢谢.....谢谢大仙助我家老爷,救我们家老爷的性命....”旁边的一个小侍女回答了一声。“没事啊,小事一件而已,不足以挂在心头啦.....”少年挠了挠头,默默地笑了笑。“如果今天不是白璟大侠相助,我们老爷的性命怕是会丢了啊.....”老妇人在一边附和着。

“那么,你们这里如果没有什么大碍,我也就先走啦,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忙,在下先告辞。”白璟说完便挥手而去。

这位名叫白璟的少年,字为荆綮,很多人都不了解为什么这么一个少年起这个字,但是说一句实在话,白璟是个全国都知道他的大名,乐于助人,老弱病残都帮助,而且在这个仙魔世界里面,竟然能够继承父母的家业,管理渝凛峰,自家还有一小妹,名为白泠,管理一个虽不出名但是算实力强的小帮派,这兄妹两能够说默契,而且还能够在仙魔世界不掉地位,算是厉害。白璟自己是金丹元满期,而自家小妹为金丹筑基期,兄妹称霸祁冉山,是迟早的事情了。

白璟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,把佩剑放回腰间,心想:今天又帮助了别人,想想我这个人其实做的挺好的,但为什么....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心动之人呢....

想着想着自然到家了,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末室里,拿起了身旁的诗选,一翻页,淫秽之物突然映入眼帘,白璟并没有多慌张,因为——他自家小妹的恶作剧,早就看多了,但还是大喊了一声:“白泠!”

“诶~兄长找我是有何事吗?”白泠默默地用自己的手拍拍头,眼里全是嘲笑之意。“你自己过来看看这个,怎么回事,是为兄没有好好教你吗?”白璟忍住自己快要生气的情绪。“没有啊,也不就只是几张龙阳图罢了,别人朋友送的,你不是没找到心动之人吗,也算是给你”白泠笑了笑,继续说。“学一学增加经验啊~”

“你......一大姑娘还没嫁出去担心为兄吗?嗯?要我把你许配?”白璟浅浅地对自己面前那么皮的妹妹笑着,但此笑非彼笑,白泠已经感觉得到,自己兄长已经忍不住用眼神和微笑来杀死自己....“璟哥,我错了我错了....”白泠弱弱地服输“你把你自己弄的龙阳图好好收藏吧!”

白璟怀疑自己的妹妹必定有事所求,毕竟白泠自从十四岁时放条虫子在白璟的书桌上是为了建立帮派后,就没这么幼稚做事了....果不其然,白泠马上就问了:“哥,那个我....想你参加一下这次的女修大会....”白璟写着写着字,呆着了,提大了声调说:“你难道想要我去女修大会!”

白泠浅笑着回答:“正是如此呀,哥我们果然亲生的嘻嘻嘻~”白璟皱着眉头,嘴角抽一抽,心想:果然是亲生的,就只会坑自家哥哥,你哥那么好看,你还舍得坑了.....如果有好处会怎么样?白璟为了薄弱的好处,小声地问了一声:“这次有啥好处?”白泠也猜到他会这么问,于是白泠也回答了:“沁馨阁的名贵折扇还有那张鸿居图,算是你的好处。”

白泠上次找白璟帮忙也是抓住了他的喜好:花鸟书画,上次为了自己独立,便送了茗萍仙阁的海棠才糊弄过去,这次又糊弄一次,也要大手笔一番了。

白璟答应了,毕竟沁馨阁的东西很难收藏,而且还十分贵,因为白泠做宗主后就开始有大量钱财收入,对于这些东西,她并没有什么兴趣,知道自己兄长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感兴趣,自然就会利用这些来蒙骗自己的哥.....

“好,那就答应你吧。”

“那哥,我去帮你报名了啊,你放心不会把你真名弄出去的啦!”白泠笑嘻嘻地在报名的那张宣纸上写着——柒冉山沽戚派...白箐!